💎we are one,EXO💎
🐥come and get it,GOT7💚

大事不妙

DR:


大事不妙又名肌肤饥渴症(划掉)



[家境贫寒,不收律师函]



W第一次意识到大事不妙是在一个雨天,漫天的大雨把S市包裹住,L拉着他非要去看他刚刚发现的一棵长得奇形怪状的树。



L穿着超市里最廉价的那种一次性雨衣,还他妈是大红色的,W气哼哼的踢着水,他都不知道L是怎么从多的要死的通告里抽出身,自己又为什么像个傻逼一样跟他过来。


他看着笑嘻嘻的L,心里愤愤不平,打火抽烟开始了低级喷子说的那些话,“不是,L你他妈脑子是被狗吃了吗?他妈的下着大雨非要去看JB榕树,爸爸觉得不OK好吗?”



雨滴不停的打在W的黑色伞上,吵得他心烦意乱,鞋子也被水浸湿,他想如果今天那棵什么JB的树不是金子做的话,L会被他打断狗腿。他认真的。



在一个W觉得在这里会有人突然把L拉进去强奸或者把他俩抢劫碎尸都不奇怪的偏僻地方,他们终于看到那棵巨大的怪异的榕树。


巨大的可以挡住这磅礴大雨的树冠,树干上有着刀刻火烧,树洞里居然还有两只小小的鹦鹉,无一例外的告诉他们,这棵树经历了漫长岁月的洗礼。



W把雨伞收起来,L看着他像是把自己收藏玩具拿出来炫耀一般的说,“酷吧。”


W点点头然后说,“牛逼,L你他妈从哪找到这棵树的,真他妈吊。”


L握住了W的手腕,拉着他跑到了这棵大树后面,W先生的豪车的车灯在闪烁,这一切给了W一种奇怪的不真实感。



L停下来,指着那棵大树的后面,粗糙又千奇百怪的树干上刻着歪七八扭LGX三个字。因为时间关系那字迹已经有些模糊不清。



W刚想吐槽他妈的国人的素质就是你这样的人拉低的,什么他妈的地方都他妈刻字,保护环境不知道吗。



“这是我五六岁的时候刻的。”L突然说,W即将出口的话湮灭在嗓子当中。



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?”他松开了W的手腕,秋天寒冷的风一下就触摸到了W那块已经被L捂热的手腕。


L的触感,温度,好像依然残留在那上面,W甩甩手腕,像是要甩掉这莫名其妙的想法。



L好像没有注意到他的心不在焉,他笑着看W,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?今天下雨,我突然想带你来看看这棵树。”



一滴雨珠穿透层层的树叶枝桠砸在了L的嘴唇上,又顺着他的嘴唇滑进了L的衣领中,L的眼神太过热切。W突然感到了大事不妙,他侧过头,喉咙滚动了一下,“回去吧。很晚了。”他没说脏话,也没有喊L的名字,更没有对L刚刚说的话做出什么回应。


他们沉默一会,只有雨滴声和彼此的呼吸近而可闻,L说,“好。”


回去以后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,W先生还是隔三差五疯狂喷L游戏渣到让人令人发指,其言辞行为根本不像一个多年好友,更像一个网络上的低端键盘侠。


看起来两个人对这种幼稚游戏乐此不疲。


除了W先生,他时常做梦惊醒,梦里的L轻轻的握住他的手腕,就像那天一样,然后他抱住了L像是要把他嵌进身体当中。


他冲到卫生间用冷水洗了一把脸,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W先生感到了恐慌,他连夜打电话让他漂亮的炮友过来。


小姐姐胸大细腰柔若无骨如同美女蛇一样缠着W,两个人滚到了床上,W正想着大显神威突然瞥见了小姐姐手臂上纹的一串英文字母——Kenny。


Kenny这个英文其实并没有什么稀奇的,可以是人也可以是代号更可以是物品甚至是狗,但L的英文名是Kenny这就给不稀奇的英文代表了稀奇的意义。


他如遭雷击僵立当场,他用手搓搓脸,推开了还在他身上扭的小姐姐,小姐姐以为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好,更是凑上前加倍讨好,W先生再一次推开了她,“滚。”他说。


门铃响起来了,打破了这尴尬的场面,小姐姐红着眼睛在床上跪着,W起身去开门,看到了右手拎着行李箱,左手提着一只全聚德烤鸭的L。这他妈更尴尬了。



L像是刚刚下飞机,他的头发有些乱,“吃宵夜吗?W校长?就当过夜费了。”


W没来由的心虚,他想起来屋子里大床上衣冠不整的漂亮小姐姐,他立马伸手挡住了门,阻止L进去。


L疑惑不解的看着他,眼睛湿漉漉的,被遗忘的狗崽,W痛骂自己真他妈造孽,还没想好理由,屋子里的小姐姐就昂首挺胸的出来,瞪了L一眼,然后又轻轻的在W脸上摸了一把,“那我下次再来。”



L垂着眼睑,想说点什么,说点什么呢?抱歉打扰你了?


W没有给他这个机会,“我出去一下。”他推开了L,去追那个小姐姐。



楼道里灯光昏黄,那只全聚德烤鸭已经凉了,L蹲在门口,他突然觉得现在自己特别可耻,故意找到W,故意打扰他和别人,结果W还不是去追另一个人。



W回来的时候,看到L抱着膝盖坐在门口,像一只大型犬,他不自觉笑起来,但又觉得这样的W太失魂落魄,他走过去,“干什么呢?傻逼。进屋啊。”


L抬头看他,有点蠢又有点呆,但又很快笑起来“嗨,主人不在家,我哪里敢进去不是?”


他们最后还是把那只凉透了的全聚德烤鸭吃完,L像是不经意的说,“你跑出去追那个小姑娘,怎么着挽回了吗?”


W啃着鸭腿,扫过L的脸,想这狗东西最近666啊,演技还真提高了,但不过这点道行在W面前还是不够看,W想着,我他妈每天都面对着一帮人精,他妈的还能斗不过你?


“嗯,哄好了,女人嘛,很好哄的。”他说。


果然L的眼神迅速暗淡下去,他暗自窃笑面上还是不动声色,“不过她——”他停住了,故意看L反应,果然对方迅速抬起眼睛看他,W更加笃定了自己的猜测,“我他妈怎么可能去挽回,老子最他妈酷好吗!我只是提醒让她出去别瞎说,他妈的你也是瞎JB跑,不怕狗仔拍到?”


“这不是有你罩着我吗?”L笑起来有点痞。


W今晚跟L一起睡在客厅,他没有让L去他的床上,他想到了刚刚那个床上躺过一个女人,想想L如果躺过别人躺的床上面,心里十分膈应。他又不想让L睡客房,他想看着他。


四舍五入折中就让L睡在客厅。两个大男人挤在沙发上,不可避免的有肢体接触,L的手指搭在他的手臂上,热度透过衣服传到肌肤上,W本来以为自己依旧会那些奇怪的梦,但是他没有,这是他这些天第一次没有从梦中惊醒。



第二天W先生去看了他的私人心理医生,他的多年发小。


他重新正视了自己。


肌肤饥渴症。他爱着L。渴求着更加亲密的接触。


他的发小抽着烟,烟灰轻描淡写的掸在了天鹅绒的地毯上。


W先生破口大骂,“他妈的这是林女士最喜欢的地毯!你个败家玩意想弑父吗!”


他的发小没有理他,反而变本加厉的把没灭的烟头按在上面,正当W先生准备暴起杀人灭口的时候,他发小突然说,“喂,你知道的吧,我们这种人一旦爱上谁,就一点也不他妈酷了。”


W正准备勒紧他脖子的手臂突然松了下来,他冷笑一声,“那他妈是你这种没出息的玩意,老子只能比以前更酷好吗。”


他的发小似笑非笑的看着他,“是吗?”


W先生其实比谁都清楚,他们这种家庭出身的孩子,自小感情淡薄,他们更多的时间放在走一步看五步上面,他们只能活的更优秀。感情这种东西,不是作为利益手段,一般不会出现。


但是现在他却不停的想起L。



W抽烟觉得这事情该有个了断,他把L叫到了老W先生的住处,这是L第一次来W家的老宅,他也不知道W要做什么。


老W先生其实是一个十分幽默的人,跟外面传言的铁血手腕的人似乎不是同一个人。


L规规矩矩的在那坐着,桌子上随意放着的佛珠摆件都是L不敢猜测的估价,W和老W先生喝过一杯茶以后。



W突然说,“这个是L狗,不对,LGX,我对象。”


正在喝茶的L没忍住一口水喷到了桌子上,W嫌弃的看他,从旁边揪过纸巾一边擦一边说,“败家玩意,管教无方,见笑了,爸爸。”


L小心翼翼的抬眼看老W先生,对方仍然在气定神闲的吹开茶盏上的水雾,然后把陶瓷茶盏狠狠的扣在了W头上。


茶水和血混在一起从W的头上低落在桌子上面。L立马冲过去挡在W面前,“叔叔——”


W站起来,笑了,“谢谢爸。”


他拉着L走了,L一边仔细扒拉他头发看伤口
,刚刚发生的事情太多,他甚至不知道该问你这是喜欢我出柜还是他妈的闹着玩,他还是挑了一个重点问,“你怎么还笑,叔叔那么生气,开玩笑的话也太大了。”


“谁他妈告诉你这是开玩笑,你他妈不是喜欢我很久了吗?少奶奶让你当你当不当?”W翻了个白眼看他。


L手指停了停,“他妈的我当然当啊。叔叔这边真没关系吗?”


W这才满意的笑笑“这你就不懂了,要不说你傻逼。”W眯起眼睛,“我爸要是什么都不说才是真的不同意好吗,这样就代表他赞同了。”


他握住L的手,“虽然我他妈的觉得告白这件事磨磨唧唧的,但是老子不给你说清楚就很难受,我他妈的喜欢你。”


L沉默了一会,“那下次叔叔再打你,你反应要快点,给我一个保护你的机会。”


“傻逼。”W嗤笑一声。“好吧,爸爸给你这个机会。”


END


想要小心心和蓝手手[闭嘴。]


大家可以点梗啊,私信点梗啊宝贝儿。

评论
热度(352)

© WENth_ | Powered by LOFTER